第19期试译难句分析

畅译网时间:2018-12-10

试译段落

此时的温思瑞并不知道温父发这么大的火究竟是为何,她也不知道向来逆来顺受任自己欺负的温映萱,已经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敢直接与他们的父亲叫板了。
温父的情绪却是稍稍的稳定了一些,愤愤的看了温思瑞一眼,“祈泽终止了过户的流程。”
温思瑞闻言,原本充满担忧的神色在片刻之间变得阴冷起来。
也难怪父亲会那么生气,要知道,父亲为了得到这块地可是废了很大的功夫。
“肯定是因为昨天晚上我打了那个不孝女一顿,所以她在祈泽面前告状。”温父没有注意到温思瑞的反应,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说起话来咬牙切齿的,足以见得温父对温映萱有多么的厌恶。
温思瑞暗下思了片刻,这才缓缓的开口回道,“爸,您别生气,您也说了,祈泽只是终止了过户的流程,对不对?这就证明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要是我们去跟祈泽说说好话,没准还有机会呢!”

难句解析

1.她也不知道向来逆来顺受任自己欺负的温映萱,已经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敢直接与他们的父亲叫板了。

这一整句比较长,建议拆分成两句处理。

“逆来顺受”这个词普遍处理不太好,比如处理成grin and bear it, resign herself to adversity。小说的翻译,是比较灵活的,而且可以具体化。这里的“逆来顺受”就可以具体一些。

参考译文:She did not know that Wen Yingxuan, who had always smiled and borne all hardship from her family, had completely changed. Wen Yingxuan had now become bold enough to directly challenge their father.

2.温思瑞闻言,原本充满担忧的神色在片刻之间变得阴冷起来。

这一句的难点在于“原本充满担忧的神色”。小说题材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形容词。看到很多译友处理成her worry expression turned gloomy。类似这样的译文是属于看得懂的范畴,但是不符合我们呈现给读者的质量要求。遇到类似的句子,建议大家加戏,拆解成两个句子将这层意思表达出来。

参考译文:When Wen Sirui heard what had happened, her mood worsened. Her expression hardened but her tone gave away the worry she felt.

3.肯定是因为昨天晚上我打了那个不孝女一顿,所以她在祈泽面前告状。

前半句,非常多译友处理成It must be because I beat Wen Yingxuan, the disobedient daughter, last night。在口语对话里,这样不太舒服哦。

参考译文:It must be because I beat Wen Yingxuan. She is such a disobedient daughter. After what happened last night, she must have complained to Qi Ze.


4.这就证明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要是我们去跟祈泽说说好话,没准还有机会呢!

这里的“说说好话”,很多译友处理成put in a good word for Qi Ze。这个肯定是不对的。原文的意思不是帮祈泽说好话。也有译友处理成say something good,这样的译文是机械式地一字一句对照下来,会显得很生硬。转换下思路,“跟祈泽说说好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可以理解成恭维祈泽。

参考译文:This proves that it is not quite over yet. So if we go butter him up, there might be a chance!


综上,本期的试译稿难度是比较低的。说来说去还是思路转换的问题。大家在翻译过程中应该运用到自己的理解。